在官校畢業前夕--小弟很幸運的抽中空軍防砲科,與63位同期同學一起進入空軍軍種服役---這也該是我能服役22年的原因吧(如果在陸軍我可能就會與諸位同學一樣選擇6年退役了---太苦了)。
 
在防砲部隊期間--無時不以官校所學各項帶兵、練兵、操兵等技能,企圖將空軍的阿兵哥們,鍛鍊成像陸軍般的勇猛頑強之戰鬥作風—因此於部隊擔任基層幹部期間,永遠是阿兵口中的那位機車排長、雞×連長(可能與在官校期間沒能擔任實習幹部有關吧,所以在部隊裡就一直給他操,一直操…)。

民國75年11月與陳x銘同學(專14連)同時分發至防砲215營第1連(台中清泉崗基地),分別擔任1、2排副排長,當時專6期張x榮學長為本排排長(當時全空軍僅6期學長5員為陸軍官校第一批轉服軍種人員)
 
報到當天二人一路由砲五團人事官帶領至營部、連部報到,記得當時二人身穿陸軍草綠服裝,乘坐吉普車至連部大門口時,連長(王x維,正規時的同學)與輔導長還以為是收支組人員前來關餉,還親自前來迎接,得知是報到新進人員後,則失望的掉頭回辦公室。
 
自從報到的第一天起在基地內就不時可看到二位身穿陸軍草綠服的帶隊官,帶著空軍阿兵們跑五千公尺、刺槍術、跳砲操…給人有種陸軍即將接收空軍的假象。
 
基層部隊期間是最令人懷念的,日子雖苦,但卻也是最快樂的----以下就逐次分段描述軍旅生涯期間趣事。
 
壹、軍旅生涯的第一支申誡:

下部隊在連部看管一個星期後,即脫離連部長官的監控,到屬於我的排陣地報到,當時排長是專六期學長,學長待兵如兄弟般,個性也比較溫和、欠缺主見,導致一些班長及服役較久的阿兵們所瞧不起,對於一些命令的下達總是收不到一定的成效;由於剛下部隊人生地不熟的,只好邊看邊學,一切以保持現況為要務,畢竟自己只是一個小小副排長而已,就算天要塌下來總是還有個排長先頂著吧。
 
就在下部隊的第三週吧,一天深夜大概是凌晨二點多,在睡夢中突然被帶著酒意的連長叫醒,連長直呼大叫,本排衛兵值勤時打瞌睡,問我這位副排是在幹啥的,接著又藉酒瘋不知在罵什麼東西,直至酒意稍退清醒些,才滿意的開著吉普車揚長而去,當連長一走,學長這才起來問我發生什麼事;此時心想剛剛連長的叫聲沒把你叫醒,倒是房外的吉普車聲音把你給吵醒了,而我只是剛下部隊的小小副排長而已,難道小兵犯錯跟排長沒關係,一切要我這位副手來承擔,想想算了反正也才被罵一下,不痛不癢的,有那個軍人不被罵的。
 
隔天下午連部人事士就親送了一紙人事命令,據文中內容指出,副排長對衛哨督導不週--記申誡乙次;心想空軍的辦事效率也太快了一點吧,而且陣地指揮官的那位排長沒事,就我一個人接受處份,才下部隊短短不到一個月就被處份了,這天理何在呀,從此刻起我才深深體會人要懂的適時保護自己,正所謂靠山山倒。
 
下部隊頭一年,好不容易才靠著參加全空軍排級幹部測驗第三名的成績,記了一支嘉獎,藉以隬補了這支莫名其妙的申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七期 的頭像
七期

陸官專七17連之一的軍旅青春行

七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