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81年初.在禁閉室發生的一則故事?!

   時任師長是薛石民將軍.就是改朝換代後.官爬得特高特快那位.不過.此篇他未登場啦?!

 

    禁閉室週遭高牆圍繞.放風處上方雖見天日.但帶刺鐵絲網層層疊疊高架著?!

    內有"漢草"不錯的戒護人員.外有還算機警的持槍衛哨.每個出入口的門還全上鎖?!

    蹲在裡頭可說插翅難飛.怎可能有禁閉阿兵逃得出去呢??

    當然是不可能啊?!

    但總有破綻之處.疏忽所在!!

    這件禁閉阿兵跑掉的鳥事.害我慌了兩天.事後卻奇蹟似的.人雖抓回來了.我確無受到任何處分或責罵.可奇了吧!!

 

    昔日禁閉室有一貼心規定.每晚7點半時詢問眾禁閉阿兵.問是否有身體不適.須要看診醫治的?!

    若有.則採取一對一方式.一戒護陪同一禁閉人員徒步至對面西營區的醫護所?!

    但那晚.看診的禁閉阿兵假掛病號時.竟給我中途不告而別.這種狗屎屁事會發生.簡直太出乎我意料之外了!!

    我壓根兒從沒想過.怎會有這種不可置信的事出現!!

    最多禁閉一個月.過過正常規律的生活.還勤務.衛哨全免.雖有點拘束感?!

    但我心想:那個禁閉人員會笨到.在禁閉期間敢罪加一等逃掉呢.那個混蛋就是如此想不開.我也莫可奈何!!

 

    台灣基層連隊若發生逃兵事件.好像3至7天內未尋獲人.即發佈離營通報.逃亡之兵則交由憲兵查緝?!

    而禁閉室一跑.當夜就發佈.因不敢奢望跑者會浪子回頭.主動歸隊嘛!!

    所以這跑掉的該死阿兵.還真它媽的該死呢!!

 

    我傻眼的那夜...........戒護士看準時間.依規定喊喊.有人要看病嗎??

    一個"渡假"不到一週的禁閉阿兵說"有".就出列了?!

    說他感冒??還是"烙賽"??我忘了?!

    只要不是說要看痔瘡.割包皮之類這種胡扯的病症?!

    通常我都會點頭應允~出去晃晃吧.想也知.大部份是以看病為名.外出透氣為實!!

    一些關太久的.總會利用此機會到外面散散步.看看有沒有什麼"好坑"的湊巧碰到?!

    反正他們是胡亂看病.隨便拿藥.我瞧見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只要我好過.大家都舒服嘛!!

    最多警告他們千萬不要讓麻煩找上我.其它笑笑就過了!!

 

    某戒護士跟我打聲招呼後.就陪此阿兵一同出門?!

    我依舊照往日很放心的坐在登記室裡看電視.時間走到快八點了?!

    我準備看不曉得那一台的八點檔連續劇"家有仙妻"?!

    隔了近20年那麼久.卻依然記憶猶新.就是事發時對我造成極度震撼的結果.而轉換變成印象特別特別的深刻!!

 

    在其片頭曲尚未唱完.我就聽到禁閉室門外一陣莫名的喳呼吆喝聲傳來?!

    隱約中聽到似乎是誰正在聲聲親切的呼喚我?!

 

    副連仔~不好了~人跑掉了~~喔.總算我聽明白了?!

 

    什麼!!!!!人!!!!!跑掉了?????

    該不會??

    不錯.就是那個混蛋假病號阿兵跑了?!

    一驚之下.立即我是拔腿就衝.邊跑邊大喊:衛兵.開門.快開門!!

    這時.真它媽的恨那道須上下鎖的開關門手續.浪費時間嘛.什麼時候了.仗都快要打起來了!!

 

    奔出禁閉室室外.只看到那位神情緊張.不知所措的戒護士!!

    那有閒空責罵.是叫他趕快帶我去案發地點.看有沒有奇蹟似的好運氣將他逮回來!?

    途經過有衛哨值勤的營區後門.再過去就是本連的汽車排?!

 

    我站在事件突發位置.在稀微燈光照映下.舉目眺望.附近民房零星座落.左側是嚇死人的一大片有一人高的玉米田?!

    戒護士指著玉米田某處道:人就是從這邊竄進去消失的?!

    俺仔細一瞧.是看了我心都涼了!!

 

    那.那.還抓個鳥啊.現在動員東.西營區所有兵力協尋.或許還有機會.但怎麼可能就為了一個傻兵呢?!

    除非師長瘋了.而且時間已拖太久.那個死阿兵不曉得已兔竄到什麼鬼地方去了?!

    唉.放棄.走吧?!

    還是打退堂鼓.打道回府吧.咱們回去商量商量看要怎麼辦??

    回程我想著:這回大大不妙了.看來我有活罪好受了.真它媽的背.我是招誰惹誰了.卵蛋好像很久沒夾了.這次不知要夾多久.我垂頭喪氣.有氣無力悶唉著!!

    金門虎螺山連上那一次.最後是弄到全島發佈雷霆演習.折騰好幾天.事情才了結?!

    但.我調回台灣.怎又會碰到這種事.此回可沒老大幫我頂著?!

    回憶過去.想到現在.心是千千結糾糾纏!!

    回禁閉室後.還是無辦法可想.無前例可循!!

 

    所以就默默交待戒護士把其它禁閉阿兵看好.自己帶著那個王八蛋的禁閉單.孤寂沉重的向參一科前進?!

 

    該怎麼報告??要如何解釋這檔事情呢??

    心裡說不幹是騙人的.唉.有點擔心有點憂!!

    記過等懲處我是不怕.反正官階已頂天.時間一到.我自然打包走人.簽約繼續留營想都沒想過?!

    我只是很討厭被長官囉嗦.一直唸.唸.唸個不停.才是我所煩惡的一件事?!

    還是面對現實吧.步入參一科科裡.當然要先找官小一點的.好歹會給點面子!!

    運氣不錯.中校科長不在.少校憲參官不見人.只剩上尉憲調官在他辦公桌桌前低頭寫東西.不知在忙什麼??

    兵科不同.官階一樣大.然期別卻高我.所以我走到他面前.舉手敬個禮.喊聲學長?!

    學長.抱歉.有事向您報告?!

 

    憲調官一臉茫然望向我.雖說沒打過幾次照面.但都彼此知道雙方目前所擔職務為何?!

    學長.真對不起.剛才禁閉室跑掉一個人.我說:

    喔.怎麼跑的?憲調官問:

    利用外出看病機會.趁戒護士不留神.從營區後門外頭跑掉的.我答:

    這樣子哦.沒關係啦.跑了就跑了.又不是你叫他跑的.對不對.那個部隊沒逃兵嘛!!

    禁閉單帶來沒.給我.待會向他連隊問他的基本資料.順發佈離營通報.請他家裡所在的縣市憲兵隊幫忙緝捕.這樣就行了.沒事你可以回去了.憲調官說:

    學長.那.那.科長那邊.我要不要去跟他報告??我問:

    不必了.那邊我會負責.你不用操心.只要不是出人命.掉槍械.其他嘛.都很好解決.憲調官說:

    喔.那就.謝謝學長.我先閃了.........事情看來好像峰迴路轉.大事化小化無!!

 

    雖如此.我還是擔憂煩心?!

    整件事情怎可能這麼的簡簡單單就結束.一頓訓斥都沒挨.怪怪的.未免太便宜我了.又像是暴風雨來前的寧靜??

    金門連隊那個逃兵事件陰影.現還深藏我心裡.當時一天人沒找到.全連是糟糕到滿團亂?!

    尤其營保防官說的那兩句:"活見人.死見屍"?!

    代表硬逼一定要有個結果出來不可.那一陣子.有時我是急得都想跳海投奔"祖國"了?!

    而目前....

    同樣差不多性質的事情.其做法.怎麼...怎麼...跟台灣差了那麼多?!

 

    禁閉室裡我憂坐愁城整整兩天.雖沒茶不思.飯不想.但其實相近也?!

    不過.真的呢.沒有長官來找我麻煩.天佑禁閉室啊!!

    見鬼的阿兵跑掉後的第三天晚上近9點.有人登門拜訪說要進來渡渡假?!

    奇怪??這時候怎會還有生意上門??

    雖然本室號稱24小時不打烊.但這種時間點.也算蠻稀罕的?!

 

    喲.這客戶面子真大.是兩名憲兵押著送進來的!!

    我瞪眼一瞧.馬的.這位仁兄.可不是俺日思夜想.左望右盼.心中猶如一日不見.如隔三秋般思念到牽腸掛肚.在三天前從本室溜走的那位嗎?!

    怎麼??怎麼這麼快又見面了.是想我嗎??

 

    氣歸氣.雖擔憂好幾天.是很想扁他.給他一個痛快.但...................算了?!

    暫關進獨居室.先享受一人世界的生活吧!!

    故事已結束.但有部份疑點還是得說明:

    隔日抓出來問一問.為什麼整我~~沒有理由.是臨時起意的!!

    那晚他奔逃到玉米田躲藏.後伺機竄到大馬路旁.途經一民宅.順手摸了一套非常不合身的衣褲穿上.在身無分文情況下.招手攔到一輛計程車.直接殺回高雄縣家中?!

    2天後.被埋伏的憲兵逮回來.這件阿兵逃亡事件.就宣告落幕?!

    對他而言是一時好玩.對我是充滿不安的刺激!!

    因逃亡時間過短.又是初犯.未符合相關軍法判刑條例.所以只能再回禁閉室蹲一蹲.與我碰碰面?!

    以後呢??以後期滿放出去後.我就沒在看過他了!!

    他是否安心順利服完兵役??還是奔向另一條不歸歧路.這我就不清楚了?!

    ~~~祝~福~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七期 的頭像
七期

陸官專七17連之一的軍旅青春行

七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